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chapter1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是一间朴素但雅致的房间,这里曾经居住了一位美丽而值得尊敬的女人,她一周前还见过她,她叫西布莉。

    如今,这个女人仍在这个房间里。

    只是,除了一颗被烧焦的、爆裂成了几块的头颅,一双被烧得焦黑的手臂,和几截没有被烧成灰的断骨……她什么也没有剩下。

    一个所剩无几的人。

    但奇怪的是,除了壁炉、椅子和她,其它东西都是完好无损的。

    一个警察蹲在地上,把散落的骸骨用透明袋一个个地装好。李文森从地上一摊灰黑的骨灰旁踮着脚,歪歪斜斜地跳了过去:

    “这是都烧成灰了吗?”

    “恐怕是的。”

    刘易斯跟在她身边,几次想伸手扶她:

    “除了大的骨架,其它都烧成灰了。”

    “骨头都烧成了灰,椅子却还完好?”

    “确实很诡异,消息已经第一时间被封锁了,否则怕会被媒体渲染成……”

    他停顿了一下:

    “灵异事件。”

    当然会被说成灵异事件。

    因为这简直就是一起灵异事件。

    房间里完好无损的部分,和被彻底损毁部分的鲜明对比,让人不寒而栗。

    就好像有一把火,只烧西布莉一个人,她旁边的桌布,窗帘,还有离得很近的皮鞋,上面连火的痕迹都没有看见。甚至她的内脏都被烧没了,她的双手还完好,只是成了焦炭。

    怪不得刘易斯无法确定这是谋杀,从现场的诡异情况上看,西布莉更像是从身体内部烧起了一把火,不是引火上身,而是——

    自燃。

    “最奇怪的地方是,现场没有找到任何汽油的痕迹,也没有找到助燃剂,焚尸炉都未必能把人烧成这个样子,西布莉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她把自己烧没了,连骨头都烧成了浮岩,手却好好的,房间也好好的。”

    刘易斯站在案发现场中央:

    “这场火烧得太彻底了,几乎烧掉了所有可能的线索,现场刚刚发现一个小时,化验结果没有这么快出来,目前我们没有还没有办法确定这是自杀还是他杀……”

    两个人的声音几乎同时而起:

    “当然是谋杀。”

    “显而易见是谋杀。”

    刘易斯:“……我忘了你们两个都是解剖大师。”

    李文森看向从进来后就悠闲地坐在木头椅子上玩手机的乔伊:

    “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没有义务回答,这又不是我的工作,老实说这也不是你的工作。”

    乔伊头也不抬,语气平静: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西布莉这么上心,你们才认识一年,交集几乎为零。就算我们不怎么熟,我与你的交情也明显高于你和她,但回想我们同居一年时的状态,那个时候,如果我被烧死在了浴室的水池边,你绝不会这么主动地跳出来帮我查明真凶,你会做的最能证明我们关系的事,大概就是把我凄惨的死状拍下来,然后加个lomo滤镜发到你的推特上……”

    “放心,我不会这么干的。”

    李文森低头观察西布莉的头骨:

    “因为我从来不发推特,我只用instagram,还有我们为什么要在凶案现场讨论这种问题?你知道你皮鞋边还躺着一只手吗?”

    但乔伊完全没有理会她的话,自顾自地说:

    “不仅如此,甚至你在我们同居七年之后突然决定抛开你的博士论文回到中国,也只是在你上飞机前三个小时,顺便发了一条短信通知了一下你刚从克里特岛回来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roomie……”

    ie是室友的昵称,前两年李文森经常用这个词形容他,但现在不了,因为乔伊明显地表现了他对这个词的不满,虽然她从来没有找到过他不满的原因。

    他平静地抬起头:

    “这就是你,文森特,一枚铁了心不让人打开的蚕茧。那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对一个你完全不熟悉的清洁工如此上心?我从没看你对无关紧要的人这么上心过。”

    “同居?”

    刘易斯也反常地放任这个话题歪到太平洋:

    “我没有很理解,他刚才说,你们……同居?”

    “我也不理解你为什么非要理解这种事,这明明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文森把长发勾到耳后:

    “抱歉,先生们,我们到底是不是在破案?”

    “你还没有意识到吗,小姐。”

    一直蹲在一旁捡骨头装袋的警察平静地说:

    “如果你不在这里,他们就能继续破案了。”

    “……”

    乔伊看上去还想说什么,但是李文森竖起了她的食指:

    “这个问题你上星期我已经回答过了,至于其他的,要么回家说,要么永远不要说。总之……”

    乔伊:“如果你说的回答,就是指她长得像你过世的母亲的话,我可不认为这个理由有多么合理,首先她的颧骨和你就是两个类型,完全看不出血缘上的相似性……”

    李文森揉了揉太阳穴,冷静地说完刚才没有说完的话:

    “……要么闭嘴,要么死。”

    乔伊:“……”

    刘易斯用拳头掩住嘴,咳了一声:

    “抱歉,博士,我不是刻意跑题的,我只是也很奇怪,毕竟你之前从没亲自来过凶案现场……”

    他看着李文森的眼神,及时地转移了话题:

    “……但这个不重要,所以,您是怎么确定这是谋杀的呢?”

    “头骨。”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